■街談
  最近,北京市教委下發《北京市中小學教師資格定期註冊制度實施細則(試行)》。根據規定,從2016年起,該市將實行中小學教師資格定期註冊。每五年為一個註冊周期,教師資格定期註冊不合格或逾期不註冊的人員,不得從事教育教學工作。(10月21日《京華時報》)
  以註冊制取代終身制,讓物競天擇的自然淘汰,在教育競業層面有了制度皈依。
  有人說教師的大鍋飯終於要打破了,也有人說這是呼應“六條紅線”的配套之舉……雖然看似很有道理,邏輯上卻較為牽強。譬如教育部公佈《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暫行辦法》,規定“中小學教師資格每5年註冊一次,註冊條件以師德表現、年度考核和培訓情況為主要依據”——這是早就預設好的事情。再往前追溯,早在2012年9月,國務院召開全國教師工作會議,會前就印發了《國務院關於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的意見》。此後,上海等地也及時推進了不少有益實踐。
  教師註冊制,初衷無可置喙。但需要註意的是以下三個層面:一來,這是個好制度,但不要把“教師鐵飯碗”視為制度的假想敵。稍微熟悉點基層教育的就知道,教師早就不是什麼鐵飯碗,流動性也很強。加之各種考核和職稱評定的“常規動作”,即便沒有“五年大考”,教師的日子也並不舒服。
  二來,有些考核內容恐怕依然是形式意義大於實體價值。譬如制度將師德放在首位,但實際上,誘姦幼女等公共事件,已經遠超出了道德的範疇,在依法治國的語境下,更應該從法治底線來考量;至於普通教師的師德高低,在學生沒有話語權、行政主導色彩依然明顯的背景下,估計也很難分出個子醜寅卯出來。這些年,別說師德,官德何曾公平正義地考核過?
  三來,如何讓這種考核不至於淪為新一輪的“折騰”,要做的前置性工作還不少。考核註冊、職稱晉級,凡此種種,最容易衍生“無限商機”,而被考核者基本只有掏錢埋單、充當冤大頭的份兒。要考核就要培訓,要教材就要埋單……眼下,中華醫學會的公信危機、簡政放權中的“深水區”,無不藕斷絲連地牽扯著行政許可與資格審批,那麼,教師“五年大考”禁絕淪為撈錢或顯擺權力的游戲,“立規矩”就顯得尤為重要。
  教師的專業成長和師德建設,確實不能不抓,但如果抓成所謂的“網絡學習”一樣——什麼人都能代勞、各個都能考高分,這樣的考核,有比沒有更糟糕。據教育部統計,在前兩年的試點工作中,共組織4次全國性考試,6省參加考試人數28.08萬人,通過7.72萬人,通過率27.5%;而試點前,各試點省考試通過率一般在70%以上。可見,如何讓“五年大考”不至於淪為各說各話的註水游戲,這是繞不開的核心議題。
  五年註冊制能否為教育洗牌?這個問題有待時間來求解。
  □鄧海建
  (原標題:五年註冊制能否為教育洗牌?)
創作者介紹

林若寧

vm84vmtxm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